• 夏至
  • 永泰風景3
  • 永泰風景2
  • 永泰風景
  • 水天一色
  • 梯田豐韻
  • 大洋洋尾寨
  • 云頂天池
當前位置: 永泰新聞網>國內外資訊>國內> > 正文
法經濟學視角下的楊志賣刀案
2021-09-03 16:15:59 來源: 人民法院報  責任編輯:    手機版

  《水滸傳》中楊志賣刀的故事可謂家喻戶曉,說的是楊志于高俅處謀求官復原職不成,落魄潦倒,在汴京城中想用祖傳的寶刀換些盤纏,結果遭到京師有名的潑皮牛二百般糾纏挑釁,激得楊志“一時性起”,當街殺了牛二?,F從法學和經濟學的交叉視角對該案加以剖析。

  廣告語“殺人不見血”一語成讖

  楊志始賣刀而終殺人,禍起于言語上的爭執,即楊志稱其刀“殺人刀上沒血”(俗稱“殺人不見血”),牛二要求“殺人驗刀”。對“殺人不見血”應如何理解?細細品味,應有以下三層意思:一是此刀曾殺人不見血;二是此刀能殺人不見血;三是此刀可作殺人之用。

  第一層是原初之義。楊志乃楊家將三代將門之后,本人也曾是朝廷武官,其祖上或其本人持此刀執法甚至殺人均不足為奇,故楊志稱此刀“殺人不見血”當是基于自身認知。只是牛二等一干市井之人不明就里,從而為紛爭埋下了隱患。第二層乃引申之義。此刀既然過去殺人不見血,則現在和將來亦可殺人不見血。第三層卻是言下之意。此刀“不是店上賣的白鐵刀”,用來殺雞宰羊,豈非大材小用?當然,這層意思只可意會而不可言說。

  從法律角度看,楊志和牛二當時處于締約磋商階段?!皻⑷说渡蠜]血”是一句吸引眼球的廣告性陳述,也是對商品性能的一種明示保證(盡管今天看來,此刀屬于限制流通物,如此宣傳也違背善良風俗),屬于要約的內容之一。雖然要約中商品(刀)、數量(一把)、價格(三千貫)等內容已具體確定,但刀的特異性能卻尚未明確,這種特異性能的有無關乎刀的性價比,進而也關乎楊志的賣刀要約在市場上的接受度。

  楊家的刀自然是好刀,但好刀也要勤吆喝,否則,寶刀也只賣得白菜價。因此,楊志著手釋放了一系列刀好的信號。先是要價高昂。當時一般的刀價格三十文,楊志的刀開價三千貫,難怪牛二感覺這是漫天要價。這楊志天價賣刀的底氣何在?且看他發出的第二彈——此刀有“砍銅剁鐵,刀口不卷”“吹毛立過”“殺人刀上沒血”三大特點。盡管楊志實話實說,在牛二聽來卻像虛假宣傳,楊志進而就地驗刀。結果前兩項檢測輕松過關,只在“殺人不見血”一項上橫生枝節,以致釀成血案,“殺人不見血”一語成讖。

  牛二為何堅持“殺人驗刀”

  牛二因質疑“殺人不見血”的真實性而要求驗刀:“我不信,你用刀來剁一個人我看?!睏钪净厮骸澳悴恍艜r,取一只狗來殺與你看?!迸6溃骸澳阏f殺人,不曾說殺狗!”他堅持“殺人驗刀”,是何道理?

  牛二根本是在無理取鬧,他無意亦無錢買刀,只是覬覦寶刀,又吃定楊志不敢殺人,便說“你好男子,剁我一刀”。牛二的動機無非是:我要求“殺人驗刀”,此人必不敢殺人,我若緊逼,此人必認栽讓刀。他逼迫楊志在“殺人”與“讓刀”之間選擇。

  從表面看來,牛二堅持“殺人驗刀”也不無道理,“你說殺人,不曾說殺狗”便是他的依據。的確,“殺人”不能與“殺狗”混為一談。語言解釋的原則是文義優先,在文義明確時應遵循文義,文義不明時才以其他方式合理確定語意。那么,在“殺人”之文義已相當明確的情況下,楊志為何還要作他種解釋呢?

  楊志為何主張“殺狗驗刀”

  楊志并非渾人,對“人”“狗”之別一清二楚,那為何他一面稱“殺人刀上沒血”,一面又說“取一只狗來殺與你看”呢?楊志采用的實為法律解釋中的目的性擴張,這是一種為實現規范目的而擴張文義的漏洞填補方法。

  目的性擴張不同于擴張解釋,雖然兩者均系為實現規范之真實意旨而擴張失之狹隘的文義,但前者是由原文的字面含義向外擴張而將原文所無之義包含在內,而后者是由原文的中心含義向外擴張而將原文的邊緣含義包含在內。兩者之別在于其擴張是否超出文義之“射程”,即對文義的預測可能性。但就本案而言,因人狗殊異,“殺狗”不為“殺人”之文義射程所覆蓋,故由“殺人”轉向“殺狗”實為目的性擴張。然而,這一目的擴張何以必要和可能?

  緣何以“殺狗”代“殺人”,楊志本人說得明白,“禁城之中,如何敢殺人?”這種考慮自是合情合理合法。即便放到今天,約定固然是當事人之間的行為,但鑒于違反強制性規定和公序良俗的行為無效,“殺人驗刀”已然溢出合同自由的范疇。既如此,這刀的性能是否就無從驗證,交易也就無法達成了呢?非也。從鼓勵交易的角度出發,不妨以不影響合同效力的方式對約款作有效解釋。

  “殺狗驗刀”正是這樣一種成本低廉卻同樣有效的解決方案。楊志說過“把人一刀砍了,并無血痕,只是個快”。所謂“殺人不見血”,重點在“不見血”而不在“殺人”,“不見血”只為證明刀快,可見“殺人”充其量只是證明刀快的手段。手段應服務于目的而不是相反,即殺人是為驗刀,驗刀非為殺人?!皻⑷蓑灥丁北旧砑炔缓戏?,若能另尋一合適的活物替代,則不僅于驗刀無礙,交易目的亦不受影響。于是,狗進入了楊志的視野。

  首先,僅就借血驗刀而言,殺人殺狗并無差異。其次,若此刀能“殺狗不見血”,則“殺人不見血”可不證而自明,此乃“根據已知的事實和日常生活經驗法則推定出的另一事實”。由是觀之,“殺狗驗刀”足矣。最后,也說明他是市場交易中的理性人,“殺狗驗刀”實為彼時交易成本最低且有效率的選擇。

  雙方沖突的悲劇能否避免

  楊志不愿“殺人驗刀”堪稱明智。這牛二既無誠意買刀,就算楊志真“找一個人來砍了”,且刀上不沾血,他也未必服軟,他仍可辯稱“你說殺人,不曾說只殺一人”,“你殺此人刀上雖未沾血,殺其他人卻未必不沾血”之類,繼續糾纏不休。須知若無契約精神,任何文字約束均蒼白無力。但起初不愿殺人的楊志最終又因何殺了牛二?

  回過頭來看,在牛二的步步緊逼之下,還有沒有消弭沖突的更優策略呢?當然有,例如敲山震虎??蓪⒚^指向牛二,反問一句“你要殺人驗刀,那便借閣下的頭顱一試如何?”再如將計就計。既然牛二摳住“人”字不放,楊志也可在“人”字上做文章,將之限縮解釋為稻草人、木頭人、泥人等,殺了這類“人”當然是不流血也不犯法的。還可以一面答應殺人,一面敷衍牛二“我說殺人,卻不曾說殺張三或李四”,或“我說殺人,卻不曾說砍人,更不曾說是砍胳膊還是砍腦袋”……

  上述軟方法也許看上去很美,但在現代博弈論者看來,奏效的可能性卻不大。原因在于,這些方法均著眼于讓牛二放棄奪刀,但牛二奉行的是惡霸策略,惡霸不能在對抗中讓步,因為一旦讓步,他的聲譽就難以為繼。此外,這種策略在只有一個惡霸時才有利可圖,惡霸眾多時就會經常介入打斗,陷于“打輸住院,打贏坐牢”的困局。

  再從楊志這邊來看,他從不愿殺人到終下殺手,乃是對一系列情境因素累積反應的結果。因素之一是賣刀之前楊志本已情緒不佳,“心中煩惱”自不待言。因素之二是遭遇牛二,使賣刀意圖受挫。奪刀如果得逞,對楊志就不僅意味著經濟上的損失,還意味著人身的侮辱。心理學研究表明,消極情緒和挫折都容易引發攻擊行為。最后,牛二的挑釁是誘發楊志攻擊行為的關鍵因素。兩人當時曾先后實施攻擊,牛二的工具性攻擊激起了楊志的沖動性攻擊。就性質而言,前者是一種基于認知的目標指向(為奪刀)型攻擊,后者是一種情感驅動的情境反應(為防衛)型攻擊。特別是牛二的挑釁系為奪刀而有意為之,故意行為要比非故意行為更易引發攻擊,因為人們一般傾向于對前者作消極解讀。

  牛二的挑釁對楊志無疑已構成威脅,在威脅面前應該“戰還是逃”?對重名節輕生死的江湖好漢而言這不是問題,問題是反擊的限度何在?殺人是否情有可原?對此有三點可以說明。一是隨著挑釁升級,反擊也需隨之升級,因為程度較輕的反擊起不到遏制作用。二是牛二的激將言語也是誘發殺人的因素?!澳愀覛⑽??”“你好男子,剁我一刀”等對持刀者而言顯然有提示并鼓動殺人的作用。三是楊志使用致命武力來回應牛二的非致命武力并無必要。面對對方揮過來的拳頭打回去是合理適度的,但寶刀搠向對方要害卻是反應過激的。

  總之,一方要刀而另一方不給,流血便終不可避免:楊志落難街頭賣刀——楊志稱刀殺人不見血——牛二要求殺人驗刀——楊志主張殺狗驗刀——牛二堅持殺人驗刀——雙方言語不合牛二動手——楊志“一時性起”殺了牛二——既解心頭氣也驗了手中刀。

  楊志賣刀案的罪與罰

  牛二的“懦夫博弈”玩過了火。楊志證明了自己不是懦夫,卻須為自己的過激行為付出代價,殺人的確后果很嚴重。那么,這種后果在當時有多嚴重呢?

  根據宋朝刑法,楊志殺牛二的行為涉嫌斗殺和故殺?!端涡探y》沿襲《唐律》,規定諸斗毆殺人者絞,以刃及故殺人者斬?!半m因斗,而用兵刃殺者,與故殺同?!倍窔⒅冈谙嗷ザ窔袣⑷?,系有意傷害而無心致死,故殺卻有殺人的意圖,故斗殺的惡性輕于故殺,處罰則是絞而非斬(絞較輕,因絞能保全尸而斬致身首異處)。

  不過,“斗而用刃”者,因使用殺人之器,“害心”顯著,是為故殺。本案楊志在斗毆中以利刃殺人,依律視同故殺,應處斬刑。所謂“一時性起”,即是一種非預謀的故意。這種殺人故意也體現于楊志對牛二的打擊部位上——先刺向“嗓根”,后在“胸脯”上補刀,所指向處均為要害。

  然而,在同情楊志的推司默許下,激情殺人的楊志只“招做一時斗毆殺傷、誤傷人命”,并終以斗殺定罪。也就是說,原本故意殺人的案件,減等判作了故意傷害致人死亡。

  輕判何以可能?首先自是牛二過錯在先。牛二不僅反復以言語糾纏,還率先挑起肢體沖突。且看他“揪住楊志”要刀,被楊志“推了一跤”后,“爬將起來,鉆入楊志懷中”,又“揮起右手,一拳打來”,然后才有“楊志霍地躲過,拿著刀搶入來,一時性起,望牛二嗓根上搠個著……”此外,楊過算得為民除害,兼有自首情節(其實,依《宋刑統》“其于人損傷,不在自首之例”的規定,殺傷之罪并不適用自首)。無論如何,施耐庵筆下的官府最終法外開恩,對楊志輕判加輕罰——既未處斬也未處絞,而是定了個刺配(一種脊杖、墨刑、流放三罰合一的僅次于死刑的重刑)了事。


分享:
免責聲明
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永泰新聞網“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視頻,版權均屬永泰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被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永泰新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    2、本網未注明“來源:永泰新聞網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來源:永泰新聞網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文章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
相關閱讀
    [更多]永泰新聞
    [更多]國際新聞
    [更多]國內動態
      
    5544444